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儒商蒋爱军:平生最爱江忠源,手机欢迎24小时“骚扰”

儒商蒋爱军:平生最爱江忠源,手机欢迎24小时“骚扰”

发布时间:2020-09-05 17:25:46

2020年8月24日,长沙,地表温度37°C,气象台再次发布“高温橙色预警”。

天心区“华新花苑”一处家装施工现场,易家装饰公司董事长蒋爱军,带着监理部几个人,正在进行巡检。
“丁监理,这个踢脚线的公差至少有5毫米,怎么没标注?”一半是酷热,一半是搵怒,蒋爱军脸色有点难看。
“不可能!”丁监理脱口而出,也难怪,小丁是刚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毕业应聘进公司的小伙子,人不彪悍枉少年。
“不可能?”蒋爱军眼神犀利盯他一眼,“这样吧,如果少于5毫米,罚我。”
几个人于是抬来水平尺,仔细测量,果然,公差6毫米。
蒋爱军掏出红色马克笔,在踢脚线上画了一个“×”,扭头对监理部经理说,“按公司规定,小丁本月绩效罚款200元,你负连带责任,罚200元,”又对小丁道,“我不是装逼,有些话我说了800遍,罚款不是目的!身而为人,特别是我们‘易家人’,一定要有担当。”

平生最爱江忠源
担当,是蒋爱军的口头禅,也是他的座右铭,更是易家装饰企业文化的核心要义。
“人之心,惟敬则常存,不敬则不存。”
“无事时,敬在里面;有事时,敬在事上。有事无事,吾之敬未尝间断也。”
今年42岁的蒋爱军,特别推崇朱熹的这两句名言,“所谓‘敬’,其实就是担当意识,具体量化,就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,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负责到底。”
湖湘文化最核心的8个字,‘经世致用,敢为人先’,我个人的理解,是读书必须要读务实的、有用的;做事要抢做、敢做,‘虽千万人吾往矣’,任何年代,任何一个单位,勇敢都是一种稀缺品质,而勇敢的升华,就是担当意识。”

酷爱历史的蒋爱军,是个不折不扣的儒商,他坦言他的担当意识的养成,一是源于故乡的先贤,二是源于自己的父亲。
蒋爱军是邵阳新宁人,提起故乡,如数家珍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“从汉朝建夫夷候国(汉景帝的孙子刘义的分封国)以来,新宁人才辈出,将星荟萃。”
“南宋有追随岳飞抗金的杨再兴,明朝有助郑成功七下西洋的两广总督李敏,清朝最牛逼,曾一度呈现‘隔墙两制台,隔江两提台,五里七道台,十里八藩台’的鼎盛局面。”
“晚清时期,小小一座新宁县,四品以上的高级干部,居然多达200多人。”

最让新宁人津津乐道的“隔墙两制台”,是指隔着一道家族围墙,刘家祠堂出了两位赫赫有名的总督(制台)——曾任两广总督、直隶总督、云贵总督的刘长佑;曾任两江总督、两广总督、南洋通商大臣的刘坤一。
刘坤一虽比刘长佑小12岁,却是后者的同宗叔辈。

蒋爱军认为,提起声名远播的“二刘”,必须先提他们的带头大哥江忠源。
“我的偶像就是江忠源,没有之一。”蒋爱军坦言。
“据陈寅恪的观点,驰骋天下的湘军集团分三支:一支是曾国藩、胡林翼的湘军,属主力部队,红遍大江南北;一支是左宗棠的楚军,收复浙江,远征西域,名头也不小;一支则是江忠源、刘长佑、刘坤一的楚军,同样战功赫赫,而且是‘书生杀贼’的开山鼻祖,却鲜为人知。”
“江忠源和刘长佑‘读大学时’,都是岳麓书院多年学霸,江是师哥,刘是师弟,后来刘长佑更是带着比自己小12岁的叔叔刘坤一,参加江忠源组建的楚军,迅速成为骨干”。

“世人尽知曾国藩,天下谁识江忠源?”
 “湘人以书生杀贼,自江忠源始”。
“楚军(湘军)之功勋,江公(江中源)引之也,湘人之士气,江公作之也,江公种其因,后人食其果。”
“觥觥忠烈,侠剑儒巾,提挈子弟,始张楚军。湘军之萌,江(中源)作先声,实倡义旅,曾(国藩)继其武。”

江忠源是“正统上层人物中投笔从戎的先驱”,是近代史上汉族重臣大面积崛起的肇始,不仅为后人进入政坛提供了入场券,还搭建了湘军将帅登上政治巅峰的第一道云梯,他是中国最早私募兵勇,兴办团练,重创太平军的地方子弟兵主帅,是名副其实的‘湘军之父’”。
“辞黔抚而握兵符,以讨贼为急,不以开府为荣,观其所志,非有国士之风欤。”

蒋爱军还说了个小故事,道光十七年(1837年),江忠源在长沙考中举人,后到北京考进士。
江忠源的“落拓不羁,伉爽尚义,侠气酣畅”,引起曾国藩的注意。
两人湖南老乡初次见面,交谈甚欢。
期间出了一个小状况,江忠源不慎将茶杯扫落在地,跌得粉碎,他却并不为悖,仍谈笑自如。
曾国藩于是悄悄对郭嵩焘说:“凡人言行,如青天白日,毫无文饰,必成大器。”

关于“伉爽尚义”的江忠源,与“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,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”的曾国藩,蒋爱军坦言更佩服前者。
“位于北京宣武区烂缦胡同的湖南会馆,曾传颂一副对联,‘包送灵柩江岷樵,代写挽联曾涤生’。”
“意思是在北京的湖南学子,如果不幸得病或他原因去世,江忠源(江岷樵)总是‘包送灵柩(遗骸)’回湖南,而曾国藩(曾涤生)却是秀文采、写挽联。”
“古人客死他乡,必归葬故里,而运送灵柩,是一项非常艰巨、费时费钱的活。这也从侧面,印证了江忠源的讲义气,有担当。”

“从咸丰二年(1852年)四月,横槊马上,在湘江蓑衣渡设下伏兵,击杀冯云山,到此后短短的一年多里,出入锋镝,凭着一刀一枪的战功,江忠源从一介书生,升为同知、知府、道台、按察使、巡抚,成为封疆大吏,别说清朝,就是在历史上,也是绝无仅有。”
“江忠源在风雨飘摇中担任安徽巡抚时,明知被太平军重重围困的庐州(合肥)是一座‘死城’,仍抱定‘人在城在,城破人亡’的信念死守。”
“血战四十余天后,太平军炸毁水西门,攻入庐州,江忠源拔刀自刎,被亲兵夺刀,都司马良勋背着他逃走,江忠源猛咬马良勋的耳朵,奋力挣脱,继续与太平军交战,到达水闸桥时,已身中七处创伤,于是投水殉国,年仅42岁。”
“江忠源这是在用生命践行自己的担当啊!咸丰甚至心疼不已,说‘朕宁可不要庐州,也决不要江忠源死’,可惜了,可惜了!”蒋爱军唏嘘不已。
我之所以对江忠源推崇备至,是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如同一枚硬币,硬币的A面,他会读书、能打仗、有担当;硬币的B面,他喝大酒、打麻将、逛青楼,当然,这些都是不良习惯,都是劣迹,但正因如何,他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,而不像曾国藩那样几近如神。”

父亲的衣钵传承
除了案头经常翻阅的《清史稿》、《江忠源集》、《高阳全集》等,蒋爱军的担当意识,还来自父亲的衣钵传承。
像所有的牛人,包括江忠源在内,都有一段叛逆的青葱岁月一样,蒋爱军初中三年级之前,也属于半个“问题学生”,具体来说,就是典型的“偏科偏废”,外加玩心太甚。
他既喜欢名人传记、历史典籍,可以彻夜捧读,也热衷书法,从6岁开始,临摹颜真卿、欧阳询、柳公权、赵孟頫的字帖近10年,却又对“数理化英”等主课,头痛不已,如鬼神敬而远之,甚至有些课本,从年头到年尾,簇新挺括,翻都懒得翻。

于是仗着家里有几个小钱,蒋爱军逃学旷课是常事,游戏厅、台球厅、录像厅却是常客,被重视应试教育成绩、恨铁不成钢的老师,讥讽为金石镇(新宁县城关镇)“三厅长”、“已经预定了纨绔子弟、古惑仔名额”。

中考放榜,蒋爱军毫无意外名落孙山。
遭此当头棒喝,尽管是半个“问题学生”,说一点都不伤心难过,也是假的,但蒋爱军选择的方式是逃避,是“鸵鸟战术”,他悄悄收拾好衣物,从老爸钱包里摸了100元钱,溜到乡下的小姑家,“尽享林泉之乐”,放飞心情。

这天下午,蒋爱军花10元钱叫了台摩的,去白沙镇杨溪村散心。
夫夷江畔的杨溪村,有一个新宁人为之自豪的江家祠堂,江忠源和他6个弟弟(忠濬、忠济、忠淑、忠义、忠信、忠珀),从这里走向长沙、走向全国,先后效死疆场,建功立业,真正阖家英雄,满门忠烈,平均寿命仅38岁。

蒋爱军逛江家祠堂,至少几十次,这一次却格外伤感。
中国首位驻外使节郭嵩焘,和江忠源是长沙乡试的同年(同一年考中举人),也是肝胆相照、相互砥砺的好基友,管仲和鲍叔牙的管鲍之交的同款。
江忠源殉国后,郭嵩焘不仅写下《赠总督安徽巡抚江忠烈公行状》《新宁县江忠烈公祠记》《江氏义塾记》等文章,还于翌年来到白沙镇杨溪村,探望江忠源的老母,“凄凉哭寝门”,写了催人泪下的《展江中丞故居,感赋六首》。

蒋爱军默念郭嵩焘的“舒庐未可弃,一死抵张巡;世乱才须惜,人亡国亦屯”,唏嘘感怀。
回头又见夫夷江碧波千顷,奔涌北去,不由得触景生情,奋力吐出一口老痰,恶狠狠怒骂:“嫐他娘的逼!都是新宁伢子,为什么江家七兄弟可以建功立业,老子却连高中也没得读!?老子不甘心!老天太不公!”

蒋爱军的一举一动,并没有逃过他爹老蒋的法眼。
老蒋之所以按兵不动,任由儿子当“鸵鸟”,是有自己的想法。
首先老蒋并不认为不读高中、不上大学,就一定是灭顶之灾,他太清楚自己的儿子。